雖然不習慣一個人在外地住宿,但前一晚累了,也有點醉了,睡得還不錯。家薇準時來找我,還帶一大袋的點心,原來就是昨天買的Canelé。這點心每個雖小但挺扎實的,所以六個加起來還有點重哩。因為第二天回台北是一早的飛機,我得自己想辦法從旅館到機場,所以我們先去櫃檯詢問是否有巴士接送。還好櫃檯的服務人員已換班,不是昨天那位吊兒啷噹男,而是一位和善斯文的男子,很熱心的幫我約了到機場的Shuttle Bus,我們才安心的逛街去。 

今天的行程是先到聖母院,之前度蜜月時僅欣賞外觀,沒有入內參觀,這次有家薇的導遊,可以好好瞧個仔細。這間歷經170多年建造,見證數百年歷史的哥德式建築的代表作,成為雨果「鐘樓怪人」的故事舞台,知名電影場景,當然也是觀光客必遊景點。西側正面華麗的尖形拱門上,雕刻著聖經故事,相當生動。而屋簷上排排站的吐火獸出水口,與嚴肅的人像們大異其趣。教堂內部為挑高的中殿,襯著信徒奉獻的成排蠟燭,氣氛莊嚴,最吸引人的是玫瑰窗上以聖母與耶穌基督為主題的彩繪玻璃,透著光更能展現其精細優美,讓仰望著欣賞的我們不禁連連讚嘆。沿著教堂內走一圈,有許多精美的大理石雕像、繪畫,以及展示,每個都有其故事,都值得細細聆賞。參觀完畢,家薇帶我到教堂另一頭,這裡又是不同的景觀,由弧形的飛扶壁支撐的東側,優雅的結構,令人嘆為觀止。聖母院裡裡外外就是藝術的結晶! 

接著前往龐畢度中心,途中在麵包店買了午餐,本來想在藝術中心前的廣場曬太陽吃午餐,可惜天氣陰陰的,只好坐在一旁的小公園解決。到龐畢度也是想一圓本次旅程未竟的心願:到近代美術館欣賞馬諦斯,以及其他近代藝術家的作品。當我們抵達近代美術館入口時,卻發現不大對勁,靜悄悄的入口只有一個告示:「本館明日開放。」這…這不是該閉館的星期二啊~~~爲什麼!!老天爺又再一次捉弄人!沒辦法,只好逛逛紀念品店和書店,買了一份馬諦斯月曆,又到地下室參觀一場還算有趣的多媒體展才離開。 

法國有數個適合散步逛街的區域,這次我捨棄名牌專賣店,只想逛逛精緻有特色的小店,所以家薇安排了瑪黑區和聖傑曼德佩。瑪黑區是巴黎正in的約會聚餐廠所,除了時尚的服飾精品店,古老建築間的巷弄,也隱藏著精品、古董、畫廊等藝文小店。 

再坐一段地鐵到拉丁區與聖傑曼德佩。我們先到知名的Macaron始祖店Laduree,這家百年名店,因為慾望城市而更增知名度。店內設有優雅華麗的咖啡座,可好好的享用貴婦下午茶,但貪心的我只想在巴黎多逛幾個地方,只能選擇外帶(後來爲這決定也種下苦果)。我一邊等前面日本女生們嘰嘰喳喳的選購,一邊好好端詳這家店,整個店內都撲滿淺蘋果綠的Logo色,櫥窗內各色的Macaron擺得美美的,如同飾品般悉心伺候,還沒入口,眼睛已感受到它的美味。雖然這家店也有賣蛋糕,但我只鍾情於Macaron,買了開心果、焦糖、覆盆子、咖啡等口味,薄脆的外殼含著鬆軟的內餡,甜而不膩,每一口都小心翼翼的品嘗,真是名不虛傳,令人回味無窮啊。 

雖然「達文西密碼」已經退燒的,但是到了巴黎還是想去瞧瞧書中提過的景點。在書中西拉殺掉了羅浮宮博物館館長後,即來到Eglise St-Sulpice (聖許畢斯教堂),尋找傳說中位於方尖碑下的拱心石。當然,像我們一樣循著書中的描述找蛛絲馬跡的遊客大有人在。不過教堂也貼出說明,告訴訪客書中寫的全是胡扯,地上的玫瑰線和方尖碑是要類似日晷的裝置。撇開「達文西密碼」不提,這個教堂還擁有重要的歷史寶物,包括威尼斯共和國獻給法蘭西一世的大貝殼,以及優美的壁畫值得細細欣賞。 聖許碧斯教堂位於聖傑曼德佩(St-Germain-des-prés),過去為知識份子聚集之處,現在則成為時尚購物區。除了有名牌專賣店,街道中也有大大小小的個性服飾與傢飾店。我們挑了幾間店進去逛,包括無印良品(據說在巴黎當地還蠻受歡迎的),但每間都只能走馬看花,實在是意猶未盡。

接著到拉法葉百貨,來這裡主要是逛超市,看看是否可買到有趣的食物或食材可帶回台灣。最後只買了鹽之花,因為逛著逛著忽然意識到我的行李已經塞不下啦,雖然價格比台灣便宜很多,也只能飲恨。

晚上要到家薇La Défense住處吃晚餐,由她親自下廚。La Défense位於巴黎西郊,一號地鐵終站。有別於市中心處處古蹟,充滿文藝氣息,這是個規劃完善的現代化的區域。一出地鐵站,就看到巨大的新凱旋門,這個中央塞得下一座聖母院的龐然大物,不只是觀光景點,還是個可以容納五千人辦公空間。凱旋門下一朵金屬材質的雲狀物,就如同飄進窗裡的雲,讓方正的新凱旋門帶著動感與趣味。新凱旋門四周是商業區,高樓林立,再進去一點是住宅區,不僅立面建築空間井然有序,平面的街道規劃也相當整齊。

家薇的住處算是酒店式公寓(當時他們已買房子,但尚未裝潢完畢),一房一廳附衛浴廚房,小巧但設備齊全。她老公已在家等候,並熱情的端出餐前點心請我吃,一邊等著家薇下廚煮晚餐。但這時不幸的事情發生了…可能是因為連日旅途勞累,加上巴黎已有涼意,溫差又大,加上貪戀巴黎各景點,整天趴趴走沒有休息,我頭痛的老毛病又犯了,而且是那種會伴隨著嘔吐的爆痛。我強作鎮定的向他們借了洗手間,就在裡面吐了起來。這樣的狀況對家薇真是不好意思,但我實在無法再待下去了,一定得趕快回旅館休息,家薇只好幫我叫了計程車,並貼心的準備塑膠袋。還好有塑膠袋,我在計程車上又吐了幾回。昏沉中只看到司機緊張的斜眼往後瞄,但那看起來不像是爲我擔心,而是怕我吐在他車上。

回旅館後,還是頭痛得快炸開了,虛軟無力中,我拿起電話打給老妹:「…我快掛啦…」我的呻吟把她嚇一大跳,其實老毛病的狀況是可以掌握的,只是孤拎拎一人又生病,覺得特別無力。跟老妹唉過後,趕緊梳洗完畢就上床睡覺,睡前也還記得調好鬧鐘,我可不想一個人在異鄉錯過飛機。忽然熊熊想起…我在龐畢度買的馬諦斯月曆,匆忙中遺忘在家薇家裡。這次旅程…最終還是與馬諦斯無緣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chenyang 的頭像
Yichenyang

一針見笑

Yichen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