亞維儂—普羅旺斯宗教藝文中心 

亞維儂市中心被一長排的城牆所圍繞,中間以數個城門和外圍的道路銜接,我們的旅館就在城牆內。但明明是地圖有標示的馬路,我們卻怎麼樣也找不到,原來這也是會讓老妹有「都市恐懼症」的地方,不時出現的單行道與奇怪叉路,讓我們如同鬼打牆一般在城區裡繞來繞去,最後問了路人,她建議我們先駛出城牆,再由某個城門進入,會比較容易找到,這方法果然奏效,終於找到旅館了。旅館還算乾淨,但床鋪蠻小的,我們姐妹倆得緊挨著睡覺了。


放下行李出外覓食,來到老妹推薦的Les Artistes,我點了一份有湯、沙拉與主菜(好像是魚)的套餐,約16歐,妹妹僅點一份鵝肝佐無花果醬沙拉(附麵包),與我的套餐價格相當,第一次嚐到鵝肝搭配無花果醬,還不賴。我們自然也不忘點杯粉紅葡萄酒(Rosé wine)來搭配美食。用餐完畢在亞維儂市區閒逛了一會兒,看到不少年輕人聚集,原來亞維儂有間著名的藝術學院,難怪這麼熱鬧,不過聽說治安也不是很好。 


在亞維儂的第二天一早,我們先前往教皇宮,這是14世紀七位教皇統治此地所興建的,建築規模之雄偉華麗,可想見當時教皇們的奢華生活,塔頂的鍍金聖母像,悲天憫人的俯視眾生,與教皇宮的歷史恰好成為強烈對比。 


而提到亞維儂,就不能不提到聖貝內澤橋(Pont St Benezet),這兩者被流傳已久的亞維儂之歌緊緊繫在一起,這橋的特別之處在於它是一座到不了對岸的斷橋,只建到河中間,是當年因戰亂而被毀壞的。當天風還蠻大的,且帶有涼意,我們在河邊走了一會兒便受不了躲進遊客中心,看到一台自製明信片的機器,只要將數位相機的記憶卡插入,選擇照片與排法,便可自製明信片,我當下花了2歐製作一張,該機器介面清楚,操作簡便,印出來的畫質還不賴呢。 


碉堡古城 Gordes

接下來的行程是到Gordes,以文藝復興式的碉堡為中心的古城,2006年改編自彼得梅爾「戀戀酒鄉」,由羅素克洛主演的電影「美好的一年」,就是以此城為背景。
沿著蜿蜒的山路往Gordes市區行進時,老妹忽然叫我在傾斜的山路旁找個小角落停車,還好Smart既靈巧體積又小,並不是件難事。但為何要這樣冒險半路停車 ? 原來是由一處山崖伸出的石台遠眺Gordes,只見Gordes的屋舍如積木般堆疊,盤據山頭,背後襯著藍天、平原、與遠山,美得竟不像是實景。我們抵達時已有一位白髮男子坐在石台上邊賞景邊吃午餐,接著來了幾位一路騎腳踏車上來的男子,真是佩服他們,這山路還挺陡的耶。 


Gordes的房屋與街道,皆以當地的石材建築而成,在街道中穿梭,彷彿穿越時光隧道,回到遙遠的中世紀。我和老妹在一間噴香的麵包店買了幾款麵包,找了一個小廣場的角落簡便的解決了午餐,繼續趕往下一站。 

薰衣草聖地—賽農克修道院


普羅旺斯的特產之一為薰衣草,而其中不可錯過的景點就是以大片薰衣草而聞名的賽農克修道院 (Abbaye de Senanque)。我們造訪的十月已過了花開時節,但大片面積的薰衣草田,也可以想像開花之時的盛況。修道院的建築相當儉樸,陳舊而發黑的外牆沒有多餘的裝飾,靜靜的坐擁著薰衣草,修士們以專心虔敬的心侍奉上帝,同時種植薰衣草,也算是相得益彰。這裡的薰衣草精油相當便宜,一大罐250ML才28歐,其他薰衣草相關商品,都有著與一般紀念品店不一樣的素雅氣質。 

世界文化遺產嘉德水道橋

這天的行程算是趕進度,接下來是參觀嘉德水道橋(Pont Du Gard)。兩千多年前羅馬人為了引水到Nimes,而興建了跨越嘉德河,長達47公里,平均斜度34cm/1km的引水道--也就是嘉德水道橋,其優雅的拱門設計,平緩的斜度,可說是古代建築的一項壯舉,目前是聯合國指定的世界文化遺產。


嘉德水道橋兩側都有現代化的入口暨Information center,除了有嘉德水道橋的資料,還設置了多媒體簡報室、紀念品店、與公用設施,對遊客相當貼心。橋上的遊客也是絡繹不絕,可遠眺嘉德河兩端的景致。
再往橋旁的山丘上走,俯瞰更完整的嘉德橋景觀,這座兩千多歲的橋仍舊屹立,在陽光照耀下閃閃光芒,也印証自己的輝煌歷史。 

繼續駕車往北,已經漸漸駛離普羅旺斯的範圍,進入隆河‧阿爾卑斯區,接下來我得奮力的開車,因為離開嘉德水道橋已是下午五點多,而我們晚上要住在Annecy,兩者相距有3個多小時車程哩。 趕路途中忽然發現車子快沒油了,只好下交流道到個不知名的荒僻小鎮加油,老妹此時先打個電話告訴旅館我們會晚點Check-in。只見老妹嘰哩咕嚕講半天,夾著尷尬的笑聲,掛了電話跟我說:「糟了,我訂錯時間了,我把10月5日訂成11月5日,那間旅館已經沒有空房了」啊搭咧~這也沒辦法,我們只好到當地再看看有沒有其他旅館可住囉。 


Annecy的旅館都還算集中,但不一定有停車位,我們先在市區找到一處地下停車場停妥車,就拖著行李找旅館空房。其實空房間不難找,難的是要找符合預算的。最後很幸運的找到我媽曾和老妹住過的Hotel de Savoie,剛好只剩一間空房,雖然超出一點預算,成為此行最貴的一晚,但是房間面臨運河,有很棒的View,由窗外望去,正可看到在運河上的小島宮(以前曾是王室宅邸、鑄幣局、以及法院)。這訂房烏龍,這樣的結果可算是個美麗的錯誤。安頓完畢已將近10點,Annecy位置較北方,十月的夜晚也有些寒意。只好就近購買沙威瑪來解決晚餐,不過該店的熱薄荷茶味道不錯,讓身體都暖起來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chenyang 的頭像
Yichenyang

一針見笑

Yichen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