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趕上四點以前到尼斯,我捨棄了凡斯,這個小城鎮擁有馬諦斯親自設計的教堂,但有點繞路,為了在有限的時間看到更多的馬諦斯作品,必須二擇一。還好一路還算順暢,四點左右抵達馬諦斯美術館。越過公園的樹叢,磚紅色的建築物就在眼前。但是….有點不對勁,門口靜得出奇,該不會已經關門休息了吧?看到門前矗立著一座告示牌,老妹上前一瞧:「…本館於十月二日開始到明年七月一日關閉進行整修….」蝦密!!!十月二日就是我們抵達的當天耶….天哪!真是命運捉弄人… 
美術館前是一座遍植橄欖樹的幽靜公園,橄欖落了一地,只見一群老人家在一旁草地玩槌球,其他人則或坐或散步,但我完全不想久待,隨便照幾張相便悵然離去。 

看不成馬諦斯,只好把希望託付在尼斯的景致,畢竟這是馬諦斯靈感的來源。於是我們便先回旅館check-in,打算安頓好後再到街上逛逛。 老妹自稱有「都市恐懼症」,因為法國大城市的道路常教人迷惑。我在尼斯終於領教到了。我們訂的旅館距離火車站走路只要5分鐘左右,就在市中心,老妹也住過,她當時是搭火車到尼斯,所以很好找。但是開車似乎就不是那麼回事。城市裡不時就會有地圖沒標示的單行道,加上尼斯的馬路正在施工中—為了興建路上電車,所以交通頗為混亂,我們必須在遇到單行道後繞路,繞一圈再遇到施工的籬笆,左拐右彎的還要能保持清楚的方向感。更教人生氣的是,路牌似乎並不想給開車的人看,都是很斯文秀氣的貼在路口的建物牆上,字體又不大,應該只有走路的人才看得到吧。我們好不容易找到旅館的那條路,直駛過去,眼看過個紅綠燈就到了,偏偏再往前是逆向的單行道,只得再繞道而行,真是教人抓狂。

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旅館,安頓好,便外出逛街兼覓食。 走到市中心,頓時傻眼了,原本熱鬧的馬塞納廣場(Pl. Massena),因為興建電車的關係,已經整個被圍起來,挖得面目全非。這是尼斯給我的第三個打擊。充滿哀怨的我,決定好好吃一頓晚餐來消除怨氣。 
我們兩姐妹再繼續逛到Cours Saleya,這裡有著各式的餐廳,跟南法其他地方一樣,都是露天的座位,座位上撐起的陽傘連成一片,遠看像個市集,但有些餐廳看來還蠻高檔的。我們晃了兩圈,決定落腳在一家「淡菜吃到飽」(忘了名字)的餐廳。我們倆想嚐嚐不同風味,並未點吃到飽的淡菜,而是點了當地名菜尼斯沙拉,以及一份15歐元的套餐:內含海鮮湯、法國麵包佐蛋黃醬、一鍋淡菜配馬鈴薯。後來才知道,這價錢是我們此行最便宜的套餐了。  

海鮮湯是將各種海鮮打成汁熬煮而成的,相當鮮美,老妹說比馬賽濃湯好喝多了。尼斯沙拉則在番茄、洋蔥、大黃瓜等蔬菜上鋪滿鯷魚和蛋,份量十足,但是鯷魚對我而言是過鹹了點。吃完麵包已經飽了,服務生又端來一鍋淡菜和一大盤馬鈴薯。這裡吃淡菜可不是用叉子挑出肉,而是用一隻淡菜的殼將另一隻的肉夾出,果然還蠻方便的。新鮮淡菜配著濃郁的白酒醬汁,味道真不賴,一下子就見底了。從海鮮湯、尼斯沙拉到白酒淡菜,都是口味濃稠的菜色,我們搭配了普羅旺斯特有的粉紅葡萄酒(Vin Rose),兼具清爽與香醇的口感,令人回味。
雖然已相當飽漲,但是飯後沒有甜點就不夠圓滿,於是乎便前往冰淇淋名店Fenocchio,這裡有近百種口味任君挑選,我挑了一球無花果口味的冰淇淋 (一球2歐元),為晚餐做個美好的Ending。接著到濱海路散散步,吹吹海風,再漫步走回旅館,終究還算是蠻愜意的一晚。 


甜蜜蜜百年老店Auer 


彼得梅爾的「關於品味」一書中,曾提到尼斯著名的乾果蜜餞店Auer,老妹指明一定要去,喜歡特有歐咪呀給的我當然也不錯過。吃完旅館的簡易早餐後就迫不及待的衝過去。不過...我們到得早了點,只有隔壁的同名的食材店開張,只好先進去逛了。這食材店賣香料、醬料、麵條、咖啡、砂糖等等高檔食材。其中加了不同口味的砂糖看來蠻特別的,包裝別緻又好攜帶,我買了玫瑰口味自己嚐,肉桂口味給老媽。結帳時看到店員手中的戒指蠻特別的,隨口跟老妹提了一下,老妹立即用法語嘰哩咕嚕的幫我轉達,只見那店員笑得合不攏嘴連聲道謝。嗯,老外就是喜歡別人的讚美。聽見隔壁蜜餞店的開門聲,趕緊過去瞧瞧,果然是高級百年老店,裝潢得頗為精緻典雅,架上擺滿了各種甜滋滋的蜜餞、乾果、果醬。這家店的蜜餞可是經過繁複的傳統手續,歷時一個半月才完成的,這相當難得的伴手禮,就買來送給在巴黎的家薇吧,自己再買一瓶果醬後,心想都來了,不買幾個蜜餞自己嚐嚐,實在說不過去,經店員的推荐,我們買了鳳梨與小橘子的蜜餞—因為這兩款感覺沒那麼甜。 

出店門後,先到濱海路晃一下,感受馬諦斯畫中的悠閒海景,以及英國人散步大道的風情,順便瞄了幾間濱海旅館的價位。下次,等馬諦斯美術館整修完畢,路上電車建置完成,我一定還要再來,而且要住在面海的旅館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ichenyang 的頭像
Yichenyang

一針見笑

Yicheny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